1. <span id="zqbjj"><p id="zqbjj"><tt id="zqbjj"></tt></p></span>
  2. <s id="zqbjj"><object id="zqbjj"></object></s><em id="zqbjj"><acronym id="zqbjj"></acronym></em>
    <tbody id="zqbjj"></tbody>
    <button id="zqbjj"></button>
    <th id="zqbjj"><pre id="zqbjj"></pre></th>
    <button id="zqbjj"><object id="zqbjj"></object></button>
    <span id="zqbjj"><pre id="zqbjj"></pre></span>
  3. 中醫大全 | 社會萬象 | 健康曝光臺 | 網站地圖
    您當前位置:百姓健康網_關注百姓健康生活 >> 疾病百科 >> 瀏覽文章

    兩代醫者的重癥醫學故事

    責任編輯:佚名 文章熱詞:重癥醫學故事 加入時間:2018-12-12 22:16:18

      呼吸衰竭、心臟近乎停跳,面對膚色幾乎青紫的患者,醫生從何處下手能把他們從死亡邊界線上救回來?這是重癥醫學面對的日常。在危急關頭,醫生要在錯綜復雜的表象中尋找生的線索,隨時調整診療策略,重癥醫學是一個“一邊瞄準一邊射擊”的學科。

      我國重癥醫學1982年從北京協和醫院外科的3張病床起步,歷經發展,在各類重大突發災難救援中勇挑重擔。而這一切,離不開以曾憲九教授、陳德昌教授等為代表的數代重癥醫學同仁篳路藍縷、薪火相傳。

      重癥醫學的啟蒙者

      20世紀50年代,重癥醫學理念開始在北美和歐洲孵化,部分生理或生化實驗室技術走進病房,實現動態、實時的床邊監測,正是這一新理念的啟蒙。當重癥醫學學科在20世紀70年代正式以一門學科出現時,曾憲九教授被強烈地吸引。他堅信,沒有生理學、病理生理學以及生物化學等方面的發展,現代外科將無法超脫古代外科處理體表外傷或淺在部位病變的局限性。外科學的重大突破必須依靠基礎醫學來推動,重癥醫學恰恰可以為外科臨床基礎研究提供較為理想的基地。

      陳德昌回憶,北京協和醫院外科代謝與營養實驗室在20世紀60年代和80年代兩個階段的研究,恰恰為危重病人機體反應和器官功能支持等課題打下了基礎。

      1978年我國開始改革開放,次年曾憲九派47歲的陳德昌赴法國學習。臨行前,曾憲九特意囑咐陳德昌,一定把學習重點放在生理學和病理生理學的基本問題上。“不僅知其然,還要知其所以然。同時學習重癥醫學新技術,回國后要按國際先進的理念在協和醫院建立重癥醫學科。”

      陳德昌告訴記者:“曾教授要我下功夫學習基本理論,他要培養的是具有科學思維能力的臨床醫師,而不是技工。”兩年后,陳德昌回國,曾憲九指派他成立重癥醫學科。1982年,北京協和醫院創建外科ICU,設立3張床位;1984年,建立中國第一家綜合性ICU,7張床位。曾憲九將其命名為加強醫療科。

      一個未知世界被開啟

      年邁的陳德昌回憶起40年前的求學之路依舊歷歷在目:“進入ICU,我闖入了一個未知的世界。我等待著某一天會有某位法國大夫為我講解和指導。這樣的一天,這樣的醫生從來沒有出現過。我既然下決心到法國學習,就應該知道自己需要學什么,而不是由別人來告訴我應該學什么。”

      第一學年,陳德昌補習了有關重癥醫學的生理學和病理生理學基本知識。第二學年,陳德昌取得法國醫師執業資格,進入病房工作。兩年的留法學習,為他回國開展工作打下了堅實的理論基礎。

      重癥醫學在國內一開始并不被接受。“沒有患者主動來,接診的都是彌留之際的患者,再不然就是各科室診斷不了的。”陳德昌深知,只有救好了重病人,才能改變大家的看法。為此,他在救治上動了很多腦筋,也漸漸搶救成功了一些危重病人,越來越多的科室愿意把病人送到加強醫療科。在?茖嵙Ψ浅姶蟮膮f和醫院,一個新科室被認可,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初戰告捷,得益于遵循曾憲九在開創重癥醫學之初的囑托:敢于冒險,不斷創新!

      與此同時,加強醫療科開始接收各省市以及軍隊的進修醫生,并受原衛生部的委托開辦國家級培訓班。1984年,陳德昌首招重癥醫學研究生。第一批學生,劉大為、杜斌、邱海波、席修明、馬朋林、嚴靜等畢業后,到各地醫院建立重癥醫學科,并成長為中國第二代領軍人物。在他們的帶領下,各省市領軍人物也漸漸成熟起來。這些人才的發展壯大,終于讓重癥醫學贏得了社會的認可。

      20世紀80年代是重癥醫學的創業期。這時候的重癥醫學科開始表現出自己專業的特點:循環、呼吸、腎臟等功能的支持是基礎工作;血流動力學監測技術大大提高了休克治療的準確性;機械通氣、營養支持、抗生素合理應用等也有長足進步。“我完成了0~1的工作,從1~100的進步有一批學生在推動。”陳德昌表示。

      學科發展的強大生命力

      陳德昌認為,重癥醫學畢竟是一門正在發展的新興學科,還有很多不確定性。要想不斷取得突破,必須保持一份好奇心,不斷自問為什么?v觀近40年歐美國家的重癥醫學,有進展,沒有突破,發生“鐘擺式徘徊”?茖W的進步是一個非常艱辛的過程。中國重癥醫學界,面臨同樣嚴峻的挑戰。

      1997年,加強醫療科已改名為重癥醫學科,接力棒也交到了劉大為手中。2006年,劉大為當選為中華醫學會重癥醫學分會首屆主任委員,并連任。他組織分會編制了12部重癥醫學的臨床指南。2008年,國家標準委員會將重癥醫學定位為二級學科。2009年,衛生部在“醫療機構診療科目的名錄”中,增加重癥醫學科診療科目的通知。從此,規范了重癥醫學在我國的建設和發展。

      作為我國重癥醫學的領軍人物,劉大為認真思考了如何保持這門新興學科的生命力。他堅信一門學科要發展必須形成完整、系統、獨立的體系。他努力完善核心理論體系,以血流動力學為切入點,從2008年起,歷經10年的深入思考,所倡導的“血流動力學治療—北京共識”終于誕生。陳德昌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這或將形成我國重癥醫學發展的一個轉折點。我國重癥醫學將有望從歐美先進潮流的追隨者轉變為引領者。”

      東南大學附屬中大醫院重癥醫學科邱海波教授是陳德昌的學生,也是國內第一位重癥醫學博士。2012年,邱海波當選重癥學會第三屆主委,他介紹,重癥醫學已逐步形成了重癥心臟、重癥呼吸、重癥感染、重癥腎臟、重癥營養等亞?,與傳統?茀f同發展。國內一批知名醫院,已形成了具有相應學科理念和學科隊伍的重癥醫學亞?。2018年,重癥醫學?漆t師培訓項目獲批成為國家第二批?漆t師培訓試點?。“隨著縣市級醫院對大病診療越來越重視,二級、三級醫院的重癥醫學進入高速發展階段。”

      歷經考驗蓬勃發展

      到了21世紀,重癥醫學在突發災難救治方面成了主角。20多年來,邱海波先后參與2003年非典疫情、2008年汶川地震、2015年“8·12”天津特大火災爆炸事故等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搶救工作,并多次擔任國家醫療專家組組長。

      “重癥醫生要有全面的知識、快速的反應,講求團隊配合,非常具有挑戰性。但越有挑戰,越值得去努力,當一個個危重病人起死回生,作為醫生的成就感不言而喻。”邱海波談到,重癥醫學醫師必須是一位臨床病理生理學家,了解患者所處的病理生理狀態,以及治療干預對患者病理生理的影響。他介紹,近30年來,學界積極探索器官功能支持和原發病治療的同時,也在對患者遺傳背景、組學問題開展系統性研究,逐步形成了對膿毒癥、ARDS的炎癥免疫分型和內表型等根本性的病因分類,為重癥患者的精準治療奠定了基礎。此外,關注患者長期預后和生活工作質量,如何在突發事件中最大程度降低重癥患者的致殘率和病死率,仍然是重大挑戰。

      “有時候,我們盡了最大努力,還是沒能挽救患者,但我們的探索不會停。”邱海波說,2000年我國成為亞太重癥醫學聯盟會員,2005年成為世界重癥聯盟成員。我國與美國、歐洲的同道分享我國重癥醫學科研和臨床進展正成為常態。

    上一篇:江蘇定點救治白血病患兒

    下一篇:
    沒有了
    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人人做天天爱夜夜爽,放荡的女教师中文字幕,狠狠爱天天综合色欲网

    1. <span id="zqbjj"><p id="zqbjj"><tt id="zqbjj"></tt></p></span>
    2. <s id="zqbjj"><object id="zqbjj"></object></s><em id="zqbjj"><acronym id="zqbjj"></acronym></em>
      <tbody id="zqbjj"></tbody>
      <button id="zqbjj"></button>
      <th id="zqbjj"><pre id="zqbjj"></pre></th>
      <button id="zqbjj"><object id="zqbjj"></object></button>
      <span id="zqbjj"><pre id="zqbjj"></pre></span>